当前位置:下书网 > 历史 > 大汉神医 > 三十七、赵河祓禊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大汉神医 三十七、赵河祓禊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刘彻的龙辇就放在村口的大树底下,这里比较阴凉,已经五月天,太阳时不时都会出来普照一下大地。

刘彻在苏文的搀扶下慢慢地走下龙辇,远远眺望着。村民们听说是皇上来到他们村子,几乎是全村的人都出来拜见他,刘彻也叫村民跟他一起观看赵河祓禊活动。

已到五月入夏季节,赵河里的荷叶已经一张张舒展开来,密密麻麻,荷花也盛开了,柳树更加茂密,柳枝条都伸进去河里面,岸边的兰草已经开花了,清幽的花香扑鼻而来。河边有一位道姑领着十几个少女正在水边举行祓禊活动,洗濯去垢,消除不祥。

那道姑就是赵姑,她身旁是一穿着白色薄纱的少女,亭亭玉立,婀娜多姿,双手托着荷叶,荷叶里装满了水,水中泛起朵朵兰花,清幽芬芳,香气袭人。

赵姑手拿柳条,沾了沾荷叶里的水,而站在水边的那些少女逐个向赵姑走过去,接受她的祈福。其实就是赵姑用柳条沾荷叶里的水向走过来的少女的头部和身体洒去,以期去灾祝福,这就是祓禊活动。

祓禊结束后,少女们就在河边戏水,大家忘情地嘻戏,个个的衣服都湿透了,真是:

初出碧水倩多娇,漫卷罗裙显楚腰。

柔情少女雾绡游,浮光掠影暗留香。

眼前的一切刘彻看得很如痴如醉,特别是那位刚才双手捧着荷叶的少女,风姿绰约,楚楚动人。刘彻本是刚刚睡醒,眼神仍有些朦胧,于是向河边慢慢走过去,想走近看个清清楚楚,苏文他们一大帮文武百官也跟着前往。

这时,那位手捧荷叶的少女,带着其他少女,正翩翩起舞,一边唱道: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

灵连蜷兮既留,烂昭昭兮未央。

......

刘彻看到此景,问了问身边的苏文:

“那位薄纱少女,你看像谁?”

苏文略思索一下,说道:“陛下,奴才愚钝,真的想不出。”

刘彻转过身来,大声地对大家说:“你们看她像谁?”

苏文这时才想起来,忙说道:“陛下,我不知说得对不对,我看她极像李夫人。”

“哈哈,你们看像不像啊。”

刘彻指着那位薄纱少女,大声地笑道,这时群臣都说像,像李夫人。

那位薄纱少女就是玉儿,其实她今天的装扮和所跳的舞蹈都是前些日子公孙卿所教的,今天赵河边上的祓禊活动也都是他设计的,加上玉儿的天生丽质,再加上河边祓禊仪式的亮点,所跳的舞,所唱的歌,此情此景,都把刘彻都带入了当年李延年带着李夫人晋见他时,李夫人在他身边跳舞的情景。

但是,斯人已逝,何堪回首。

想当年,夜来幽梦想见你却见不到,于是请来少君设法,在帐帷里看到烛影摇晃,隐约有一身影翩然而至,却又徐徐离去,是何等的凄凉。

是邪

非邪

立而望之

偏何姗姗其来迟。

如今,眼前这位妙丽善舞的少女,正翩翩起舞,跳起了旧人的舞曲;这对于一个多月来都在外面巡狩,经常穿越荒山野岭的刘彻来说,无疑是勾起了他的**。

玉儿跳完后,刘彻连声说好,旁边的群臣也随声附和,于是赞美声响彻了整个宁静的小山村。

这时刘彻慢慢地走到了河边,众人见到皇上走过来,都纷纷跪下,跟在后面的苏文忙说道:“这位就是当今皇上,刚才你们跳舞跳得好看,皇上很喜欢,专门走下来看你们。”

这时大家都齐口说道:“吾皇万岁,万万岁。”

刘彻也很高兴,哈哈大笑:“都起来吧。”

这些平民百姓平常都没见过皇上,个个都显得很拘谨,特别是刚刚在跳舞的那些少女,更是害羞得头都不敢抬起来。

只见刘彻走到玉儿跟前,用手招呼她过来,刚开始玉儿还是有点害羞,不敢走过来,这时苏文走上前,拉着玉儿的手说道:“皇上想见你,那是你的福分,过来吧。”

玉儿跟着苏文来到刘彻面前,害羞得头都不敢抬起来看他,刘彻笑眯眯地仔细端详着玉儿,突然间好像发现了什么,忙说道:

“你的右手有疾吗?怎么老是伸不直,且手心紧握拳头。”

玉儿听见武帝在问,有点心惊仍不敢搭话,此时苏武忙上前说道:“姑娘,皇上问你话呢,你如实回答就行。”

“遵命,陛下,奴婢自小就是这样,右手手心紧握,用力掰不开。”

刘彻觉得好奇怪,便命一随从宫女上去掰开试试,结果掰不开;苏文也上去试,还是没掰开。于是刘彻招招手,命玉儿上前来:“来来来,到朕身边来,朕看看是什么回事。”

玉儿慢慢地靠近刘彻身边,眼前的这位白发苍苍,身形肥胖,眼神犀利的老者,在别人的眼里那可是至高无上的皇上,而在她眼里却觉得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亲人。

玉儿将她那条晶莹透剔、白嫩如霜的手臂伸出去,握成拳头的手心,慢慢地放在刘彻那只饱经风霜、满是摺皱的手心上。刘彻用他宽大的手轻轻地抚摸着玉儿的手心,就在触碰的一瞬间,玉儿突然感觉到好像是被电到一样,心砰然跳动,脸涨得通红,羞答答地低着头。

此时,刘彻轻轻地掰开玉儿的右手手心,奇迹出现了,手心居然能够打开,并且在手心里面清楚地看到有一个仿似玉勾的红色印记。

群臣们个个都看得口瞪目呆,一旁的苏文见到此情景,忙跪下去说道:“陛下好神力!此乃天意,也只有陛下才能掰得开。”

群臣也纷纷跪下附和。

刘彻拿起玉儿手心端详着,问道:“此玉勾印记是从哪而来的?”

玉儿忙说道:“陛下,我出生到现在手心都没有打开过,也不知从何而来。”

“我想是你的手老是紧握着,日子长了就形成这个印记吧。”

一旁的苏文听到刘彻这样一说,忙附和着:“陛下真英明,只有您才解得开着玉勾印记的来历。”

刘彻又问玉儿:“你叫什么名字啊?”

玉儿忙说道:“小女子姓赵,乳名叫玉儿。”

“玉儿是乳名,朕给你起个名吧,既然你的手心天生有玉勾的印记,那就叫钩弋。”

“钩弋,赵钩弋,好名字。”一旁的苏文忙说道:“还不快点谢皇上的赐名。”

玉儿忙下跪道:“多谢陛下赐名。”

“你以后愿不愿意跳舞给朕看啊。”

“愿意。”

这时刘彻轻轻拉着玉儿的手,说道:“跟朕一起走吧。”

说完一把将她揽入怀中,抱进了他的龙辇里面,玉儿也像小鸟一样,偎依在刘彻的怀中。

苏文忙上前将龙辇的帘帏放下来,大声叫道:“起驾。。。”

群臣们前呼后拥地跟着刘彻的龙辇一起前进,队伍继续向河间倾王府而去。

玉儿现在有了自己的名字---赵钩弋,刘彻也将她带进了未央宫,开始了她的传奇而悲剧的一生。

远上土山望天涯

赵河畔上有人家。

汉武停车选莲花

顺城枫树映朝霞。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