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书网 > 历史 > 大汉神医 > 四十一、别了,公孙卿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大汉神医 四十一、别了,公孙卿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日子过得真快,转瞬间,秋天已至。

这天一早,医馆迎来一年过半百的老者,虽两鬓霜花,但仍健步如飞,人偏瘦,但脸色比较青白。卢福见他进来,马上打招呼:“哎呦,这不是悦来客栈的万掌柜吗?是什么风一早就把您老给吹来了。”

万掌柜一脸疲惫,看上去好像是一宿没睡觉的样子,声音有点沙哑地说道:“昨天清风酒肆的刘掌柜来我家里喝酒,我俩的酒量是半斤八两,两人足足喝了一坛酒,喝完跟他下棋;只因家奴笨拙,每每唤他却迟迟未到,做事也不合心意,本想责怪,但念有刘掌柜在场,就没说出声;至傍晚棋才下完,我以两子之差输给刘掌柜,你可知道,这是我第一次输给他,心里有不甘;至晚上睡觉时,一闭眼就想到棋盘的事,什么做眼啊,打劫啊,以致整宿睡不着;现在头晕目眩的,饭菜不思。”

公孙彧忙上前察看万掌柜,只见他脸色苍白,两眼无神,于是示意他坐下,帮他搭脉;发现他的六脉即滑又数,并且有力,手心冰凉。细问才知道,原来万掌柜平常嗜酒如命,每日至少喝两餐酒,且酒量又大。平常容易动怒,动不动就骂下面的人,那些做下人的见到他都是战战兢兢的。

而昨天刚好有客人在场,下人做事可能激怒他而他又碍于客人在场就没有发作,因此导致怒火积于心,再加上又喝酒,下棋又输,导致痰蒙心包,夜不能寐。

公孙彧根据他的病状,开出了:青皮、陈皮、胆星、半夏、花粉、贝母、柴胡、黄芩等清热化痰之药,连开四剂。开完对万掌柜说:“万掌柜,你平日肝火较盛,痰多,昨天你虽然动了怒,但却专心于棋局,固隐而未发,直至夜晚睡觉时,痰火扰心;现在帮你开四剂草药,一剂可神清,四剂后则能痊愈。”

“好的,多谢医师。”

“万掌柜,你以后还是少喝酒少动怒好,要不然经常会痰火扰心的。”

“那我以后少喝就行,你说不喝酒,那可要那我的命哦,哈哈。”

万掌柜刚提着药出门,医馆又进来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卢福忙招呼他入内,公孙彧一看,马上迎上来,笑呵呵地说道:“叔叔,您怎么来了?”

原来进来的老者就是公孙卿,一身平民打扮,一进门就对着公孙彧笑笑道:“彧儿,叔今天有空,过来看看你的医馆,都快两年啦,我才第一次来,还挺不错啊。”

“叔,你忘记啦,还没开张时你来过一次,还送我几卷医简呢。”

“哈哈,看来我老了,记性不好,那些医简看得怎样,我可是花重金买的啊。”

“都看完了,对我很有帮助,特别是那两卷脉经,对我把脉定证很有帮助。”

“那是我在老家时跟一名医的后人买来的,你可知道,一般这些医简人家都秘不外传,那名医是神医仓公的弟子,名叫唐安,他的脉经乃仓公传给他的,他死后传给儿子,谁知儿子不肖,整天游手好闲,也不好好学医,硬是把家底给折腾光了,穷困潦倒时就想把这部脉经卖掉,我是先抢一步才买得到,听说想买的人还挺多的。”

“叔叔,我听说仓公以前曾拜过我们祖上公孙光为师。”

“彧儿,这个我知道,你爷爷说过,我们祖上的医术本是很高的,就是没有习惯记下来,特别是你爷爷,年纪大时才把一些秘方口传给你父亲,当时他都很多忘记了,因此我们家很多医术就这样失传了。”

“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你,之前有叫你帮忙打听易经天冤案的事,但是没跟你说明白,其实易经天的师兄易无期也就是许怀仁,他便是我的师父,我已拜他为师,一直不敢告诉你是怕你责怪。”

“哈哈,傻小子,你能拜他为师我很开心,你知不知道你师父的医术有多厉害,看来你小子真有福气,你现在可是仓公传人啦,如果大哥知道你现在是仓公的传人,不知有多高兴呢。”

“叔,这样说你同意了,不知父亲同不同意。”

“大哥肯定同意,这点你放心,仓公派跟我们公孙家都是属于扁鹊派,我们公孙家比较擅长外治,突出工,阳庆擅长内治,突出术,仓公就两者兼收,他比较擅长吸收各家所长,然后再归纳整理,最了不起的就是发明了诊籍,这些诊籍经过归类整理后就形成《仓公诊籍》,他又在阳庆那里整理各种古医籍,并且记录阳庆口传的《扁鹊脉经》、四气调神、阴阳应象等医术,形成了《扁鹊医经》,可惜现在不知这两部医经去哪?如果你够得到这两部医经中的任一部,那你的医术就是天下第一了。”

公孙彧听公孙卿说完后,感到很愕然,怎么他也知道这两部医经,难道这两部医经真的很出名,但他又不敢说出易无期知道这两部医经藏身地。

这时卢福也走出来,忙上前施礼道:“原来是公孙大人,在下不知道是您,有失远迎。”

公孙卿笑着说道:“不用客气,我听江充提过你,说你的炮制药材技术乃卢生所传,多谢你这一年来对他的照顾。”

“哎,大人您客气啦,卢生乃我的叔公,自幼就跟他学炮制药材,我现在也只是个帮工,谈不上照顾,就是大家互相有个照应吧。”

“彧儿在本草方面认识还是尚浅,你在这方面要多指点他。”

“大人你放心,老弟他天资聪慧,现在比以前进步多了。”

这时听到外面大街上人声鼎沸,人头攒动,大伙忙出去看看,原来是一囚车经过这里。前面有官兵开道,囚车上押解一犯人,监斩官和刀斧手紧跟其后,囚车队伍由雍门而入,准备去东市问斩。只见走在前面的官兵打着锣大声宣布犯人所犯的罪行,原来是雁门太守,因匈奴入侵雁门而胆小逃跑,致使雁门被洗劫,老百姓也被掠去当奴隶,因此雁门太守被押解到长安,定于今日午时在东市问斩。

大街上的人都跟着囚车队伍去东市,卢福跟着去看热闹,公孙彧说要留在医馆坐堂不便去,而这时医馆就只有公孙彧和他叔叔公孙卿俩叔侄。

公孙卿一直都在注意公孙彧在医治病人的过程,此时见旁边无人,便笑着说道:“彧儿,想不到你的医术进步这么快,特别是经过你师父的指点后,医术已经有了飞跃,叔觉得很是欣慰,看来你在长安城立足应该是没有问题。”

“叔您过奖啦,我还需慢慢摸索呢。”

“摸索肯定要,不过凭借你的天资应该可以站稳脚跟的,叔我觉得还是挺放心的,有空多研究你师父的诊籍,你自己也好好总结一下;叔想过几天回老家,看看大哥他们,我会将你这里的情况跟大哥说的,叫他不用担心。”

“哦。。。”

听到叔叔说要回老家看看,公孙彧觉得很突然,叔叔不是一直都挺忙吗?不是一直都守候在皇上身边随传随到吗?怎么今天说要回老家呢?

“叔,你不用侍候皇上啦?”

“皇上现在有人侍候啦,不用叔叔啦,因此才有时间回老家。”

“叔,听卢大哥说,你们在赵家村遇到玉儿姑姪,皇上还把玉儿带进宫里头,她现在怎样啊?手疾好了吗?”

“她现在手很正常,还深得皇上的宠爱,估计不久要升为婕妤啦。”

公孙彧听叔叔一说,显得很高兴,不过这时公孙卿却跟他说道:“彧儿,我现在都是闲人一个,你也不要太掺和他们的事,还是做好你的医馆吧,我看你现在可以再扩大规模,多购置些器械,明儿我叫立伦再送些银子过来。”

“不用再送银子了,我现在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只是离家已经有两年了,未能照顾父亲,侄儿不能尽孝啊。”。

“彧儿你放心,大哥会理解你呢,只要你能在此地平平安安的,他就很高兴啦。”

原来自从汉武帝刘彻泰山封禅后,听公孙卿说恒山有神仙,于是回程是顺便去恒山,想会会神仙。谁知在恒山等了几天都没见神仙出现,于是刘彻对公孙卿有点失望,开始冷落他。好在这次得到玉儿这样一个尤物,高兴之余就没有对公孙卿问罪。公孙卿何等聪明,知道皇上不再宠幸他,不会再听他的话,于是急流勇退,想回老家。临走前,过来博济医馆看看侄儿公孙彧,看到侄儿医术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在长安城里立足应该是没问题,这样,他们公孙家的医术也可以在此发扬光大。

()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