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书网 > 都市现言 >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 > 第213章处置芮姬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女皇天下之月氏王朝 第213章处置芮姬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秦韵低头微微一笑,仿佛是嘲笑一般道:“也是各人有各人的命罢了,天下人我能帮尽了,岂不是成了案上供的神了。何况,许多事非金银所能助之。”

芷汀听了,开了点心的盒子,便取碗碟边道:“紫薇说那妇人眼睛不干净,诸多打听,脑子也是笨的,虽然说的是为了孩子,到底想法在那里了,今儿能有一千钱,明儿后儿也败了。小姐若是为这个伤神,能伤神的事海了去了。总这么多愁多思的,脾胃也不好了。”

秦韵接过她递过来的碟子,接了著道:“我只是有些不解,怎的就这么痴了。若是足够聪慧,便知道一枚金镯,数十两银钱足够她翻身了。不说旁的,养活一双儿女,置办点织机,一方土地也够自己使了。只是看她那样,便知再有多少,也是那人赚去了,还不是依然孤苦。”

芷汀又倒茶叶,接着她的话道:“小姐方才不是说了各人有各人的命,也是当局者迷,要奴婢说,且放下这桩事。不去想它更为要紧。”

秦韵见着自己身上的衣裳,放了筷子摸着绸缎道:“想来我们身在富贵中,穿着十金一尺的料子说这话,倒是有些娇柔造作,矫情了。也罢了,不去想它最是妥当。”

芷汀倒了茶,该了杯盖。柔柔的笑着,自家小姐的毛病就是过于怜悯。是在不是一件好事,好在一众人的提点,她是一向愿意听的,并不执拗。

秦韵将点心咬了一口,复又皱着眉头吐出。拿了茶水漱口,吐在一旁的痰盂里。芷汀忙递过去口巾,关切的问她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这点心味辛微苦颇有**之感,后头才是甜的。味道难吃极了,又恶心。”秦韵定了神,又取来点心仔细看。仔细的嗅了一嗅。冷笑道:“下毒也不机灵点,巴豆粉算什么?”

芷汀听她说了,忙查看其它物件,却都无恙,只这份点心上的霜糖里掺了一些巴豆粉。道:“小姐,其它东西也都无恙,只是这点心有问题。”

秦韵饮了一口茶道:“既然是将军府里的夫人送的,一会儿咱们到了,只让车架一同送回去,连我咬了一口的这个一起。旁的收下。”

芷汀疑惑道:“小姐不追究了?这般轻易放过她了。这好歹是吐出来,若是有个好歹。也是奴婢一时不慎,小姐恕罪。”

秦韵放了茶杯道:“若真是那夫人送的,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而且投的不是其它的,偏偏是巴豆粉这种药。送回去,还怕她不会处理么?也犯不着咱们操心。至于你么,老规矩便是了。回去让他们替你两天,手上的活儿也放一放。”

芷汀打了冷颤,轻轻的回了句是。便想着回去领罚,也不劳别人动手了。

这一盒点心送回府里时,钰珍已经回了长公主府。容婆子收了马车,听车夫将事情前后说了,带着点心去灼华处交待。车夫转身去了书房,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的回禀蒙龑。

几经思量,也未曾觉得有所不妥。只是天生所带的直觉,让他略有不安。又无从打消,所查所访也无破绽。

桌上放置了有关于素娥所有的消息,竟有一册是多年前,素娥还是青楼头牌时和许多儒士谈论史书道经的记录。如此,秦韵的许多奇怪之处亦有了合理的解释。只是偶然想起她的清冷卓绝,心里总有几分疑惑。查到这里,不知怎么的,却不愿再查。

这样的人,暗暗调查已经是冒犯和亵渎。再任由疑惑发展下去,心里很不是滋味。

容婆子带了点心去见灼华,门口的丫鬟通传了一声,打了帘子放她进去。只见她一身嫣红配着正红的衣裳,娇媚非常。眉间印上时新的花钿,戴着一方赤金华盛,镶嵌了珍珠的金钗两股,一枚含珠垂宝的茯苓步摇,串了珍珠蓝翠的长长流苏垂在耳边,眉长入发,透着几分威仪。

容婆子正一正身姿,欠身行礼道:“夫人,送给秦家小姐的东西,被退了一样回来。”

灼华示意她起身,挥了手,旁边的几个婆子丫鬟退了出去,端了傲气的口吻道:“什么东西,竟被退回来了?可是跟着去的人,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得罪了客人。”

容婆子将东西放在桌上,打开盖子,赫然是一份不算很精致的点心。团红釉彩的茶花碟上,有一块被咬了一口:“跟着去的是一向妥当的,又是男子,没有擅自和客人说话的规矩。不知是什么地方,得罪了客人。奴婢看着,莫不是这点心不合意?”

灼华思考了一下送去的东西,皆是自己亲自查看过的,没有不妥。却没有这件东西,取了碟子道:“这点心并不在送的东西里,可是这碟子却是府上的。盒子也是去年送来的松香木的。离秋,去请厨房的管事来。再请府上给我瞧病的伍大夫来。这东西是谁送的,给我查明白了。”

离秋奉命出去了,不过半刻,伍大夫便来了。见礼后,听了交待便查验点心。便将点心上头霜糖混了巴豆粉的事说了。灼华听得生气,当下就生了气。不一会儿,厨房管事的婆子来了,查看了点心又回忆了近日送的点心。便道是送去给芮姬姑娘的,不知怎么的,就到了这里。

容婆子查访了几个守卫,都道是一个着紫色衣裳的女子。一来而去,就将芮姬处的一众丫鬟叫去辨认,竟然是她贴身的丫鬟。当即被罚了月银,又挨了十个板子。

灼华思量许多,不知怎的,生生将事情压下去。并未处罚芮姬,芮姬知晓自己的丫鬟挨了打,却不曾闹起来,亦是选了息事宁人。

午时过后,灼华的贴身丫鬟玉怜服侍她歇息午觉。替她去除头上的钗环,一手拔下两支钗,不忿的道:“夫人也太抬举她了,出了这样的事,分明是陷害夫人。若是秦姑娘闹了起来,为的府上的面子。夫人少不得受责怪了。”

灼华听她说完,取下耳朵上的翡翠的耳环,看着镜子里沉不住气的玉怜道:“抬举她,凭她也配?秦姑娘若是真的想闹起来,也不必将东西送来给我。想必是看出来了。今日放过她,一是留着以,尚有用处。二是近来,将军对她还算宠爱。犯不着在这个时候动她,再者,秦姑娘想借我的手替她出这一口气,我若是贸然责罚了她,才是中了别人的算计。”说完,眼神也变的狠了两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