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书网 > 科幻 > 去天外 > 第二十四章 你是谁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去天外 第二十四章 你是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等等……”

华文眉头紧锁,道:

“你用针去刺泡泡,会不会炸掉。砰一声,整个宇宙灰飞烟灭。”

瞧着他那一脸严肃的表情,信天游乐了。

天才就是天才!

尽管自己讲的那一套属于科学体系,在修行文明成长的这货居然明白了,还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突破时空制造出的扰动,的确在极小概率上,可以让物质世界湮灭。

“你小时候吹过泡泡没有?”

“吹过,用皂角籽泡水,麦秆吹。”

“用没有用针刺过?”

“没用针,用草茎刺过。小泡泡破灭不了,泡泡越大就越容易被戳破。跟皂角水的浓淡有关系,跟草茎的粗细有关系,还跟穿刺时的快慢有关系……”

“停停停,我说的就是个比方,你还真把宇宙当泡泡了……开辟时空通道,的确有可能让周围的物质湮灭,形成黑洞。可无论我们怎么折腾,相对宇宙而言,能量级数小得可怜,根本产生不了大影响。只有当各种小概率不断叠加放大,才具备可能性。相当于你不停掷骰子,每一次都出现豹子,持续了整整一万年……”

“那就是说,不是宇宙破不了,是我们没能力让它破……”

“对对对,你当自己是呀,能把宇宙弄破?不过,必须要全程受控。当法力密集于一点时,首先产生的是时空畸变,空间法器就是这么造出来的。只有输出强度达到一定程度后,才能够击穿时空屏障。在这个过程中,稍有不慎就爆炸开来。好比亿万颗霹雳弹堆叠,砰一声,白沙城都会没了的。”

“这个我不怕,多加小心就是了……什么叫能量,黑洞,概率?”

“以后再告诉,你先朝这个方向去思考。知道要制造出多么强大的法力,才能打开时空之门吗?”

华文沉吟数息,道:

“至少需要天仙之力。”

啊,这下子轮到信天游瞪眼珠子了,追问道:

“你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华文道:

“神通三境,融体,渡劫,登天。其中的登天修士被世俗誉为天人,无限接近仙人了。不会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最终将横渡星河,一去不返,也不知去哪里了。我觉得,他们挺像水洼里的鱼,大到一定程度后就停止生长,甚至死掉,必须跳入湖泊才行。

“天人离开的时候,或化虹,或飞升。总之,没有谁是一拳打开通道,抵达彼岸的。捷径谁不想走?我猜测,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做不到。我们如果要打开时空之门,就得制造出更强大的力量,也就是天仙之力。

“佛典对此有记载,菩萨遍入诸天,诸世界好似云烟过眼……道藏中也说,一切世界,无穷众生,悉皆明见……既然眼睛看见,身子当然也穿得过去……”

咕咚,信天游咽下好大一口唾沫。

本以为华文毫无时空基础知识,教导他只比训练猴子强一丢丢。谁料想,这货竟用修行体系的语言,反过来开导自己。领悟力与洞察力,并不比服下“进化一号”,经过了严格科学训练的自己差。

少年被激起了好胜心,道:

“我告诉你,天人去哪里了……所谓照体长生,灵鉴涵天,资生一切由真气。天人离开这里,一定会顺着太阳风里的灵气跑。他们的最高速度,道藏里有讲,瞬息万里。佛典说,一刹那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顶,二十罗顶为一须臾,一日夜有三十须臾。

“由此可以推算出,一昼夜有八万六千四百秒,一须臾有两千八百八十秒,一弹指是七点二秒,一瞬间是零点三六秒,一刹那是零点零一八秒。天人瞬息万里,等于一秒跑两万八千里,一天可跑二十四亿里。我们的世界围绕太阳旋转,外围最遥远的一个落脚点,叫柯伊伯带。是一圈原始的行星碎片,你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由冰封岩石组成的庞大圆圈。

“那里距离我们四十多亿里,天人不停地跑两天可到。歇息一阵子,欣赏景色,会回头吗?绝不会。正如你说的,跳出水洼进湖泊的鱼,不可能再跳回去。修行的目的是什么?是长生。天人有很强悍的生命,但离长生还差得远。必须找到一个更浩大更高级的世界,也就是俗世常言的仙界,才能继续攀登。

“继续向前,灵气越来越稀薄,半个月后彻底消失。那是太阳风遭遇星际介质的边沿地带。前面是无尽虚空,什么都没有。他们来时顺风,回去顶风,能量也消耗得差不多。就是想回,也回不了。所以从古至今,没有一个天人常回家看看。

“他们全成了僵尸,飘荡在黑暗虚空。当护体气场撑不住时,就会身躯暴裂而亡。龇牙咧嘴,面目狰狞……至强者采用龟息**,运气好方向对,一千年后可以抵达第一颗具备生命的行星,三千年后碰到第二颗。只是机会小得可怜,相当于从白沙城闭眼睛抛出一根针,正巧扎中云山一粒指定的沙子。

“童谣里唱,黄金转世今何在,不见天人下凡来。还下什么凡?早死翘翘了……像他们那么跑,就是个傻子。不是说不厉害,是方法不对。唯有破碎虚空,打开一条时空通道,才能瞬息万万里。由此而及彼,登天路,游无穷……”

信天游说着说着,发觉华文瞪着两个大眼珠子冒精光,嘴巴半张,一动不动。

靠,自己一下子说溜了嘴,不会把这货吓傻了吧!

忙伸出手掌,在对方的眼前摇晃。

华文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蹦起老高,退出老远。腰间悬挂的一大串铜钥匙碰得叮当乱响,惊恐叫道:

“你不是董舒……你是谁?”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