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书网 > 科幻 > 去天外 > 第八十章 干一票大的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去天外 第八十章 干一票大的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嗵嗵嗵,木制的楼梯板猛响,一个身影闯进拍卖厅。

信天游去而复返,将藏在门背后探头探脑的阳河当胸揪出,狞笑道:

“哼,小爷差点忘记了,开先说过要揍你的。这做人嘛,当然得讲信用,说到做到。”

阳大公子吓得腿都软了,哭丧脸道:

“大,大哥……其实这做人嘛,也不用太认真……”

讨论正欢的众好汉眼前一亮,齐刷刷闭嘴,摩拳擦掌。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纨绔子阳河,正是他们挨揍的罪魁祸首。

廖明遥遥抱拳。

“信公子,可否给廖某一个面子,出了珍宝阁再解决你们的私人恩怨。”

信天游点点头,像拖一捆稻草似的拽着阳河踏上前几步,冷笑道:

“今天饶你一条狗命!”

言毕,运劲一推。

那货踉踉跄跄冲进一堆武士当中,哪还有跑?顿时,乱七八糟的拳头挥舞,嘹亮的惨叫声响起。

廖明口里喊:

“大家伙别乱来。”

模样像是要劝架,脚下走得却不快。

武者接腔道:

“掌柜的,不是俺打他,是这家伙冲过来用面皮撞到了俺的拳头。”

还有一个道:

“哎呦……他踩着了俺的伤腿……”

信天游看了看,转身离开。

故意去而复返,是给苏果儿腾出布置的时间,附带修理阳河。

事情发生在珍宝阁里,刑部员外郎阳谷只怕连屁都不敢放一个。这是夏国王族的产业,其后台正阳门乃修行大派,比潇水剑派厉害得多。

信天游蹬蹬蹬下楼,出了大门。阳光灿烂,望见苏家庄人距离一百多米远,正朝街口走。

七条彪形大汉昂然向前,护住中间背负青布囊的老者。

两位女子吊在后面两米处,一边行走一边指点两旁的店铺,叽叽喳喳。嬉笑间,苏梅露出腕上的玉镯朝苏果儿展示。不知讲了什么玩笑话,惹得少女不依不饶追打。

信天游张望了一番,随即快步追赶。

他眼睛看着前面,脑海里却警惕地浮现出一个小光点,缀在五六十米后。那是易容了的开光幻师以神识锁定自己,却未察觉自己正反向侦测。

与珍宝阁对抗是不理智的,必须吓退他们。

两分钟后,苏家庄人拐进了朱雀大道旁的一条侧街。

这里比主街窄了一半多,冷清许多。

早春二月,水果未上市。

街道两旁的地摊,无非卖些杏花、梅花等。偶尔出现青桃子,上面覆盖一层细小的白色绒毛。瞅着就牙酸,偏偏还不便宜。

越往前走,菜担子渐渐多起来,一溜一溜的。韭菜、水芹、春笋、豌豆尖,水灵灵鲜嫩欲滴。香椿用一个小簸箕盛着,翠绿中透露紫红。

容声越跟踪,越觉得不对劲。

信天游早就追赶上苏果儿,并肩而行,好几次偏过脸讲话。偏偏少女毫无觉察,只与另一边的苏梅聊得欢。

可怜的老仙师运足目力,竖起耳朵,也只见到少年的嘴巴一开一合,听不到一丝声音。

假如说苏果儿与信天游怄气,故意不理睬。距离仅一个身位的苏梅,包括后边的汉子回头,都像没看见少年。

仿佛那是一个幽灵,光天化日之下,穿梭街巷。

愈发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街道旁睡懒觉的猫纷纷爬起,瞪着信天游“喵喵”乱叫,拱起腰身威胁。狗拼命狂咴,跃跃欲扑。

常言猫狗通灵,可以看见人眼见不着的东西。

它们闹成这样,见着了什么?

容声心里的寒意更加浓重了,用神识牢牢锁定信天游。

任你千变万化,我只一念到底。

到了拐弯处,右侧突然窜出一条硕大的黑狗,朝队伍的尾部直冲。

苏梅吓得尖叫着往回跑,众汉子急忙转身。

老仙师一凛,停下了脚步假装欣赏杏花,眼角的余光始终瞟着五六十米外。

岂料一瞟之下,瞠目结舌。继而冷汗涔涔,脑海一片空白。

只见中间的苏果儿惊得一蹦,朝左边避让。她的身子,竟然明明白白地……穿过了少年的躯体,似乎那只是一道幻影。

被称作“柱子哥”的年轻汉子追出来踢狗,也从少年的躯体里“嗖”地穿过。

黑狗一溜烟逃出十几米,兀自扭转了脖子汪汪叫,龇牙咧嘴。

队伍中间背负画轴的老苍头喊:

“一条狗子也把你们吓成这样。莫追了,快点走。”

经过短暂的混乱,队伍拐进一条小胡同。

容声失魂落魄,望见信天游与苏家庄人进入了巷子,才悚然一惊。又发觉方才脑海一空,神识在一瞬间模糊后,与锁定的目标脱了钩。可现在距离太远,又被厚厚的砖墙阻隔,感应不到少年的存在。

老头心急火燎,大踏步朝前赶,不用半分钟就站到了胡同末端。

小巷挺长,挺窄,两边均是墙,顶多容三个人并肩而行。

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

苏家庄人拉成两人一组的长列,才走出了二十几米远。

然而,少年凭空消失了。

……

一刻钟后,信天游出现在客栈房间,小心翼翼把西珠藏入了“进化一号”的金属圆筒。

这东西,来得太及时,太珍贵了。

灵根被删除,不能炼气,但神女的炼神之法也可以将自己送上修行路,何况还封存了一股磅礴念力赠送。

伊人预知未来事,不算稀奇。

念力设定的条件,本来就是寻找一个神识达到开光上境的少年,因此她开口便说出了自己特征。

知道时间是千年之后,也不稀奇。

华龙得到了她支持,扫平西南。无论是出于忌惮,怕融体巅峰的强者夺舍;还是出于尊敬,想保留住传音夜明珠附带的一缕神魂气息。都将选择最能阻隔神识的材料做盒子,把西珠珍藏。

之所以叫西珠,寓意就是“西女王之珠”。

但华龙的境界低许多,才融体七重,探测不出神女留下的念力。

伊也许计算出白沙城灵脉消亡的时间,当华氏衰落,这件珍物会流失民间。也许设定了念力苏醒的时间,寻找有缘人……

总之,留影开启之日,必定是千年之后。

唯一无法解释的是,神女居然知道自己身世!

好歹留下了一封信……

信天游换上了一套平民穿的葛布短衣,立于铜镜前晃了晃,笑眯眯用手掌按压胸口。

硬硬的,龙形玉佩在,金属小筒子也在。

让他感觉很踏实,满足。

尽管摆脱了开光幻师容声追踪,改头换面也是必须的。

实力不如人家,今天把十八般武艺都拿出来了。

利用苏家庄人配合,以精神力召唤猫狗助阵,一步一步把那厮陷入阴森氛围。

容声眼睁睁看到苏果儿穿过躯体,是压塌房屋的最后一根稻草,原因在于视觉暂留。

人眼见到的物体影像,会在视网膜保留零点一秒左右。当少女靠过来,信天游瞬间前移。等她过去,又瞬间复位。

隔太远,速度快,老仙师根本发现不了小动作。因为视觉暂留,看上去仿佛苏果儿穿过了一片虚影。他震惊之下,神识锁定松懈。信天游再利用小巷阻隔,趁机脱钩。

赵甲在门外探头探脑,语气焦灼。

“公子爷,半个小时前,小姐派小香回来传了口信。”

信天游正坐在椅子上朝脚踝绑袜子,随口道:

“你进来讲。”

所谓的袜子是两个布套,缺乏弹性箍不住脚,得用带子绑住才不松垮。

赵甲等他弄完,穿上了布鞋,才道:

“小姐很着急,说今天下午的城隍庙比武……表少爷华文不懂打架,上擂台一定会被邴虎打死。客栈离侯府近,希望公子悄悄出手弄晕表少爷,别让他出门。”

信天游乐了,心道,华文与邴虎之战,其实是一场国战,怎么能够临阵退缩?不如我灭了邴虎,干一票大的榨干乐游坊。

说干就干。

他站起身,道:

“赵甲,给我拿十两银子和一个包袱皮来。”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