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书网 > 灵异 > 土夫子养成记 > 第五章:彼土村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土夫子养成记 第五章:彼土村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西涌到东莞比去保安机场近,三个小时不到就已到了罗小姐导航地点。那里已经有人开着车等在那了,罗小姐叫我们换车,这次换乘的是辆改装过的小型客车,后面跟驾驶室是隔离开的。

她专门安排了两个伙计开车,我上车后发现罗小姐还挺会享受的,这车的后排改成一间卧室,卧室出来左边是洗手台,右边是卫生间,再出来是个小型客厅,中间一张椭圆形餐桌,两排定制的真皮沙发,坐在上面很舒适,沙发旁边一个小冰柜,里面只放了些红酒。与驾驶室隔离的墙上镶嵌一块液晶电视,电视两边各一个小型柜子。

罗小姐的伙计搬来几个包裹,都是些衣物和生活用品,外加一些食物。我们没做什么停留,罗小姐就吩咐上路。

一上车罗小姐就关起了卧室的门,过了一会儿出来后换了一套干练的女性衣服,走到客厅拉开车窗就把我那衣服扔出去了。

“嫌弃你别穿啊,那是我衣服好不好?”这什么人啊,我恼怒的说。

罗小姐从一个包裹里拿出几个小袋子,扔我身上说:“赔你的,两套。”

然后又对大麻二人说:“一人两套,洗刷用品在这袋子里,你们自己分配。”

踢了一脚另一个袋子,罗小姐又说:“现在开始,后面的卧室属于私人空间,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可以擅自入内,明白吗?”

看着她瞪着我,后面那句明显是警告我的,我火都来了:“你别在这含沙射影,我偷窥过你?”

“什么时候?远娃你坏了。”大麻嘴里塞了大块鸡肉,含糊着说。

“反问句啊,反问句你懂吗?”我气得不轻。

“那是有还是没有呢?”大麻一脸懵逼。

我直接无视了他,罗小姐气得一剁脚跑而后去了,而小木仿佛没我们的存在,躺一边的沙发盯着车顶发呆。

也不知是这车好还那是开车那伙计技术好,都感觉不到什么颠簸,小木裹着毛毯脸朝沙发里,也不知睡没睡,这大热天也不闷得慌。他一个人就占着一张沙发,我只能跟大麻共用一张。

大麻时不时的按着电视,放着部没字幕的英文科幻片,鬼知道他看不看得懂。

我困得不行了,把大麻赶下沙发,扯过一张毛毯也睡觉去了。

这一觉睡不迷迷糊糊,老不踏实,做梦也断断续续的,天南地北不连贯。

一路从出广东经过湖南、湖北进入陕西,那两个伙计也真是厉害,两千多公里用了三十来小时,到了榆林时是第三天天刚亮,一路除了加油和补给外,都不停留。

到了榆林后罗小姐带我们换了另一部车,让人招待那两名开车的伙计了。

一行四人换了部越野车,罗小姐按导航走,不过我们没再上高速了,开始走国道,然后又是小路,有一段甚至连水泥都没有,一路异常的颠簸。足足走到午饭间,才在一个叫耳林的乡镇停下。

这里都接近内蒙了,小镇建设得很朴实,这里应该还是比较落后的,很多地方都是黄土路,只有主街道是水泥路。

刚到镇上,就有个本地人过来寻问了几句,我没听清罗小姐下车跟他说了什么,然后就上车慢开在那人身后。那人转了几处也没多远,就指着路尽头那栋旧房子说就那了。

罗小姐付了几张钞票给他后,他就离开了。我们把车开过去后,发现旧房子门口还停了两部越野车,刚下车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热情的跑了出来,张开双臂就抱住我叫道:“小张同志,可算把你们盼来了。”

这人不就是刘三眼吗?怎么他也跑来了?而既然是老熟人,为什么罗小姐一路屁都不放一声?

我细问了下才知道,刘三眼昨天就到了,他是在我们出发那天早上接到罗小姐电话的,当天就简单收拾好飞榆阳机场,到了那住了一晚,有人把他接到了这耳林乡。跟他一起的还有另外五个人,两个是罗小姐家的伙计,三个是吴家伙计,年龄都在二十到三十间吧,其中一个估计就二十出头,看着鬼精鬼精的,大家叫他川毛。

罗家和吴家世代交好,而且明面上的公司也是合作伙伴。

刘三眼给我普及说这叫搂宝,就是指有人知道一个肉斗信息,肉斗就是指里面有很多宝贝的古墓。但那人又找不到具体位置,或者说自己进不去等等,反正就是他办不了那古墓,就会约一些同行一起行动,牵头那人在这行里叫“宝爷”,一般这种情况是墓里带出来的东西,宝爷先拿一成或两成,然后就大伙平分。

分赃也是有规矩的,因为墓里东西一般都很少见,不像金银财宝明码标价,而且干这行的都有自己一定的销路,如果把东西都给你卖,具体卖了多少钱谁也不知道,而且让给你卖,你万一出事了怎么办?那不变血本无归了?

所以通常出来后大伙把东西分了,卖不卖得到高价看命,有没有风险也看命,谁也怨不了谁。可分赃也存在较大的分歧啊,有些人盗墓技术好,但他识别明器价值的本事未必好,反过来说也许有人在倒斗过程中没出什么力,但他对古董价值很有眼力,这就赚大发了。为了公平起见,抓阄是最常见的分赃手段,抓阄就是把得到的东西编成编号,写在纸团上,由宝爷主持,等大家都抓完后,摊开纸团确定所编号的物品都在,然后就各拿各的,谁也不能耍赖。

而这次的宝爷就是罗小姐,我、大麻、刘三眼和小木都是她搂来的探宝人,另外五人都是跟罗小姐一条线的。

在小镇吃过午饭,我们就出发了,找了一个当地人做导游,对外称是自驾游的旅客,镇上的乡民也没觉得奇怪,每年都能遇上好几拨我们这样的旅客。

出了小镇还一路向北,罗小姐摊开一张有些年头的手绘图,画得很简单,不过大致方向还是写清楚了。

往北开了百十里地,越走越荒凉,最后连人影都见不着了,入眼一片荒芜。

导游不让我们再往前了,说前面不吉利,就是我们给他加钱也不干。

“俺实话说啊,前面闹鬼呢,以前还有个叫彼土的村子,三十多前年一夜全死光了,那个惨啊,都没得人形了。后来政府请来了部队,开进去好几卡车当兵的,还有专家啊教授啊一堆堆的人,乌泱乌泱的,结果也死了好多人呢,最后部队带出来好多大木箱子,有人说那里发现了唐朝大墓,也有说是宋朝将军的,反正政府也没出来证明。那一段时间闻声来了很多外地人,都想去那古墓瞧瞧,俺猜都是贼心不死的想发横财,结果去得多回来的少,而且回来的都是空着手,羊毛都没得,再后来慢慢的就没人去了,到现在这年头恐怕有十来年没人去过了。”那导游一口土味普通话,语速又快,我听着都在靠猜。

导游应该五十来岁,可能这块庄家人显老,看上去都快七十了,不过身子很是硬朗。

其实我早猜到了罗小姐在找当年吴教授说的那个汉朝古墓,在重岭古墓吴教授说过,这个墓是他爷爷推敲多年确定大概位置,只是他们还没找到具体位置,村民就发生了意外,他们也是趁乱连夜逃走的。后来他爷爷又回到了这里,等他从这回到家时,已经快不行了,而且死状很奇特,三天时间尸体都快石化了,若不是出现一个神秘人,恐怕吴家都得出事。

当时听吴教授说后来那次行动,是很多家族都被迫参加了,我想罗小姐家也不另外,也许她父亲知道一些古墓里的事情,才会发电报叫她再次来寻找线索。

导游不肯走,我们都到这了也不愿放弃,罗小姐就叫来一个伙计送导游回去,把钱也结清了。

那个伙计也爽快,没任何怨言就上车带导游回去了,也许是方便调头,他并没有开之前他开那辆走在最前面的车,而是换了另外一辆。

等导游走后,刘三眼就不干了,嘟囔着说:“我说罗姑娘,你这忒不厚道了吧?人家不都说墓都搬空了吗?你见过哪座墓考古队光顾过还留下汤的?我们千里迢迢跑过就了浏览古迹?三爷明说了啊,没这兴趣。”

“三爷您别气绥,董事长叫我们来肯定是有他道理的,他知道这古墓的事比我们多,那导游不也说了,专家们走后后续也来过不少人,不少都死里面了吗,既然危险还有,就必然存在着东西。”其中一个长相比较稳重的罗家伙计说。

其他几个伙计也都赞成,也许他们担忧罗被困那些人的安慰,明知有危险也不愿意放弃,这让我有些感动他们的忠心。

我想,罗小姐的父亲肯定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这些伙计才会对他如此忠义吧。

“别把三爷当傻子,虽然你们藏着掖着不畅快,我偶尔也听了那么三言两语,你们来这只为找某种线索,根本不是搂宝来的,我也是个明白的生意人,这种不明当的买卖不做了。”刘三眼憋了一肚子火气,拽起他的行李就想走。

“等等。”罗小姐终于说话了,我们都下意识看向她,以为她想发表点什么挽留下。

罗小姐淡定的拿出水壶拧开,都以为她想趁喝水的功夫组词一会儿,谁都没想到她竟然一个扫腿把我撂倒在地。

“你他奶奶的,你对刘三眼有意见你撂他去啊,你打我他就会妥协了?我又不是他……啊!”我正义愤填膺的想跟罗小姐讲道理呢,没想到这婆娘如此残暴,直接把开水倒我肚子上,烫得我都发出了猪叫声。

“我靠,这么凶残!”刘三眼都吓了一跳,也有些不理解罗小姐的行为。

罗小姐淡定的说:“你看看他肚脐,用不了多久你也一样。”

她这一说我就明白了,原来是想刺激我肚子上纹身,可你就没别的招了?这可是八月天啊,开水说浇就浇。

我恼怒的解开衣服,肚皮已经烫得发红了,绚丽的图案肉眼可见的浮现出来,最后如同一朵绽放的火焰。

“这……这……”刘三眼揉了揉眼睛,脸色变得阴晴不定。

罗小姐说:“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死气’?去过重岭深渊的都染上了,包括我。”

“你是说离火珠?”刘三眼无比凝重,收起浪荡的情态。

“别耽搁了,根据那导游说的,彼土村应该不远了,我们抓紧时间,争取天黑前找到东西。”罗小姐一锤定音,催促着我们上车。

三部车现在只剩下两部,九个人也不挤,确定了方向就启程了。

只是后面的路越来越难走,开了一段实在开不了了,黄泥路多年荒废,能走到这已不容易,我们不得不徒步前行。

翻过一座黄土坡就看到彼土村,日晒雨淋数十年,早变成了废墟。

我们找了座相对比较好的破屋暂时安顿下来,有人熟练的组装带来的装备,我之前就注意过,有几口箱子是从后座特制的暗格里取出来的,现在他们打开后全是枪械武器,也许这因为这次行动匆忙,带的家伙没上次重岭足。

三把轻机枪,七把手枪,还有匕首军刺之类的一大把,散光弹一盒,信号枪一把。

三把轻机枪都被那几个伙计拿了,大麻和刘三眼都拿了把手枪,压满子弹又塞了一口袋,也不嫌麻烦。

罗小姐塞了把手枪给我,我想给推了,枪我真玩不转,在我手上还不如给他们实用呢,但罗小姐一个眼神制止了我,我有些纳闷她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

她自己从后备箱拿出一个长形的黑色布袋,里面是重岭古墓她使用的那把黑刀,上面雕刻着古朴的符文,转动下光线折射的原因,发出红色妖艳的光芒,我细看下才发现符文侧面途着暗红色的颜料,应该就是这导致的。

小木看着那把刀,一向寡言的他都开口说:“好刀!”

然后自己只拿了一把匕首,其他什么都没拿,躺一边晒太阳呢。

这人很奇怪,一路都寡言少语,不管大麻刘三眼如何挑逗,都闷声葫芦一个,完全不存在似的。

准备妥当后,我们并没有出现,因为有些工具还在另一辆送导游的车上,这鬼地方早就一点信号都没有,我们只能干等着。

闲着无事,也许罗小姐对之前泼开水的事有些过意不去,把我叫到一边说看看有没有烫伤,我当然不意愿了,怕再来个二次伤害,现在是能离她多远就离她多远。

可罗小姐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无奈妥协,谁叫我是男人呢,心胸还是得适当的宽广些。

“你到这边躺下,我给你抹些药膏。”罗小姐把我扯到一边,不理会刘三眼几人的挤眉弄眼。

这女人还真是一日三变,心情比天气还无常。

罗小姐在我肚子上抹药膏时,突然轻声说了句:“下了墓多长个心眼,尽量别跟我走散,万一走散了,能跟着小木就跟着他。”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多长个心眼是啥意思?防范谁?

大麻肯定不是,他跟我同一村来的,不可能会对我不利。罗小姐这么说肯定也不会是她,刘三眼?这人虽然性子急,可也是个实在人,他的目的性很强,可能性也不大。

她那些伙计更不可能了,怎么说她跟他们也是同一条线的,目的更加明确,就为墓里找线索来的。

那就只能是小木了,一来这家伙来历神秘,连身份证都没有的黑户,更是能一眼看出‘死气’这东西的,连离火珠都知道;二来他太厉害了,三眼两脚就能把凶悍的罗小姐制服;三来他太沉默了,几乎不与人交流,成天不是睡觉就是发呆,纯属于能躺着绝不坐着的人。

可这么一个身份诡异身手恐怖的家伙,罗小姐竟然让我看着,这不是害我吗?他要是想对我不利,灭我岂不是分分钟?

我刚想问为什么,罗小姐收了药膏就走了。

她这么一说,我突然感觉每个人都怪怪的,看我仿佛看见裸奔的美女,让我菊花都一紧一紧的。

以为要等几个小时,可略做修整后,罗小姐就跟他们商量了会出发了,说是先去探寻古墓位置。

其实我们这伙人中懂风水的估计就刘三眼了,我跟大麻完全是抓瞎,罗小姐明确表示她只对古墓内部懂,关于寻金定穴挖洞这些都不擅长,那几个伙计也一样。

也不知神秘的小木懂不懂,可谁问他都不搭理,不是茫然的看着我们,就是皱着眉头看傻逼似的,让我一阵火大,要不是打不过他早上去锤他一顿了。

最后罗小姐和刘三眼出发了,大麻闲着无聊也跟上了,他都走了我不可能留着陪小木,这绝对是个危险的家伙。

还有随行的是那个叫川毛的小年轻,他似乎对什么都好奇,连走在路上都这看看那摸摸。

根据罗小姐有限的资料,古墓应该在小村东北一带,我们就得穿过小村。

这里到处光秃秃的,别说树木了,连草都见不着一颗,也不知为什么会有村庄建设在这,就算没有古墓一事,迟早都得荒废。

原以为古墓应该很好早,毕竟当年有过大举动,或多或少都会留有痕迹,可我们都走五六里地了,一点痕迹都找不着,这里仿佛就没人来过。

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哪怕这里常年寸草不生,无数次被雨水冲洗过,可当年那行动不是小打小闹,连军队都出动了,那些多人不可能没留下一点蛛丝马迹。

除非这里被人刻意抹除了痕迹,想掩盖某些历史,如果是这样,我们估计较呛了。

刘三眼停了下来,看着远方说道:“这样找不成啊,没有一点参照物,无从下手啊。”

现在我们是明白导游说很多人空手而归的话了,敢情那些人是连墓都没找着。

刘三眼辨别了下方向,在地上画了个十字,说:“当初吴老爷说过那墓里的是艮土珠,理应这墓是主土的,也有可能落在主火的位置,如果按先天五行来说在西南位置,按后天五行又是在东北位置,完全是背道而驰,而火位又是在正南方,你那消息的方位对不对呀?”

“应该不会错,信里说往生不往死,生门就是东北位置。”罗小姐肯定的说。

我在家那段时间也没白呆,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了一些,特别是看我太爷爷留下那几本书,因为不少字都不认识,所以查找的过程中也看了大量这方面的资料。

刘三眼之前说的先天五行是按河图排行的,后天五行是按洛书排行的。

如果信息正确,东北方位就是生门方位,也就是在艮位,就是属于后天五行了。

洛书的讲究是天地万物为气、形、质、数、象,也就是说万物有气即有形,有形即有质,有质即有数,有数即有象。它们之间巧妙组合,暗含合一之变数。

假设古墓是在东北位置,按后五行讲究,理应要找到一个聚点,容纳五行之变,这个聚点就会是古墓的位置所在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