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下书网 > 仙侠玄幻 > 益在人间 > 第五章 从四石阵中走出的少年
加入收藏 错误举报
换源:

益在人间 第五章 从四石阵中走出的少年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眨眼之间,丑男已倒在地上,面色痛苦。不过另外的两男一女眼中不见悲色,反现狂喜!

“是他,就是他!”

唯一的女子看向顾益的眼神已经火热,“如此怪异的剑法,此子绝非常人,看他身上必有所长!”

而一旁誓要跟随顾益的小姑娘已经不受控制的磕起了头。

“三人,你能行吗?”陈伯知道顾益不凡,可对方毕竟是修行者。

顾益轻笑着调皮,“不行,你不会救我啊?”

闲话时间不多。

对方见一人不是对手,飘在空中的女子与同伴对视一眼,一齐攻来,而最后一人虽然独眼,但似乎实力最强,暂时还未动。

顾益持剑再从马车上跃起,弯月打弓,打他妈的。

他这个身子,灵气是没了,但长久修行,身体被灵气滋染,速度、力量、敏捷都好于常人,只是入定境的话,无法简单制住他,而且脑子里关于如何战斗、剑招精妙的记忆也都还在。

高山剑势亦是大开大合的剑法。

一剑刺出,有高山巍峨之感;

剑出如风,有泰山压顶之力。

不过刚刚也只是占了快速退敌,不给人反应时间的便宜,这次再来的两人则认真了许多,他们以灵气行走全身,以灵气握刀,以灵气砍出刀锋,其中凶险胜出刚刚十倍。

顾益却也不怕,入定境界的修行者运用灵气并不能如臂指使,所以如果自己速度够快……他们就追不上自己!

这是选择使用高山剑的原因。

不过两人同时以灵气运刀,这些刀锋威力巨大,顾益便不能硬抗,要以躲闪为主。

因而在高山剑势之外,还要辅以灵巧为主的身法,脑海里倒是几个,可惜这玩意儿适合腰肢柔软的女子练习,他使出来倒有些不伦不类。

一对二的连续攻守之间,顾益显然是落了下风。

陈伯已经是看的惊讶,“一个失去了修为的脱境者竟可以在两名入定境之间周旋,不可思议。”

正巧,顾益以胳膊挡住那女子带风的一脚,震的他往后飞出数米,有灵气裹挟,威力还是大,手臂都有些麻了。

还好她没穿鞋。

“你OB就算了,能不能别奶我?”他冲着身后不远的陈伯吐槽道。

陈伯:“啥?”

第一轮交手之后,顾益暂歇,他是为了临时应敌用了自己并不擅长的身法,可这样也只能防守,没有余力进攻……

不管怎么说,还是得进攻,即便防不住。

战斗时,顾益一改平时的懒惰,快速思量之后决定已下!

若要以弱胜强,就要攻其弱点。

唰!

顾益的步法多了几分刚强,剑锋直指那女子。

陈伯眼睛一眯,这是要拼命了。

此剑速度极快,所攻部位在其胸部,虽然平,但是有,

女孩子眉宇中有一丝分神,往哪儿指呢这是?

“小心!”

她的同伴大喊。

这一下惊醒,于是强行侧身躲开。

但顾益不依不饶,微微转动剑锋,由刺改扫。

女子毕竟是修行者,紧急之间刀身还是挡住了顾益的攻击。

铛!

“无……”她本想骂出那两个字。

但顾益似乎没有和她聊天的意思,右手挥剑被挡,干脆松了剑柄,伸手去抓。

女子顿时大惊,急忙向后退去。

掉落的剑被顾益的左手接住,同时左脚蹬地,如火箭炮一般再攻其胸部。

这真是叫女子处处难受,而且她也很担心,万一失手,那自己损失就大了。

“快来帮我,这家伙无耻的很!”

陈伯脸色有些垮,将一位入定境的人逼到喊出这句话的确不容易,只不过么……

就连和仙都看懂了一些,这家伙,不是好人啊……

顾益则微微眯眼笑了起来。

进攻的时候,就是破绽最大的时候。

这位更丑的巨丑男提刀来攻,那便浑身都是破绽,只用一招便扰乱了进攻的节奏。

嗖!

顾益挥动剑柄,连续激起地面上的三块石子,击打目标……是裆部!

巨丑男见状脸色一青,立即挥刀去挡。

顾益眼见刀失其位,随即舍了女子,直冲巨丑男上身的破绽。

“雕虫小技!”巨丑男有些惊吓后的怒火。

铛!

这一砍果然被挡住了。

与此同时……

砰!

第四块石子击中巨丑男的裆部。

他身上的整个绿色的灵气光芒忽然间便消退,下半身似僵硬了一般,颤颤巍巍的真是叫人心疼啊。

“你以为第一次是佯攻,其实第一次、第二次都是佯攻……”顾益不止有用剑击飞石子的能力,他的脚同样可以,刚刚在冲锋时这些泥土地被踏的全是尘土,做些小动作根本不会被发现。

哐当一声,巨丑男的刀从手里掉落。

“啊、啊……”这家伙跟反应神经慢半拍似的,这会儿才捂着裤裆蜷缩在地上,眼睛紧闭,翻来覆去的滚动,脑门上细细密密的汗一下就出来了。

“啊!你没事吧?”

后方的女子感觉比巨丑男还要慌,这要打坏了还得了。

因而疯也似的开始进攻。

顾益只做了一个手势,左手微握,然后就等着她过来,甚至还有间隙在不停翻滚的巨丑男身上划上几道伤口。

“可恶!”

最后一个人坐不住了,两个人都玩不过,剩下一个女人如今还处处顾虑,定然不是对手。

独眼男不简单,此人微微一动便惹得顾益心头一紧,背后有危险!

而他身前,这位女修行者看起来也是被激怒了。

夹击之势已成,令其他人有些紧张。

昨日一直以头跪地恳求顾益收留的姑娘动了,她猛然冲向顾益的背后,而那刀似乎在她的眼中越来越近。

“不好!”不远处的陈伯惊呼。

顾益气那女人擅自行动,他右手挥剑,以剑身打在那女人的背上,仓促之间便有些没轻没重,即便如此,这多余的动作一做,背后独眼男的刀已近在眼前。

就在他以为借着速度和身法堪堪躲过时,刀身之上包裹的灵气翁然一鸣!

砰!

刀气倏然之间炸开,顾益已无所遮挡!硬吃了这刀气的威力!

“啊!”

这一瞬间他们两个都飞了出去。

顾益只感觉热血翻涌,胸腔巨痛,侵袭全身。

毕竟是修行者,这一下的威力不是开玩笑的。

但好在他的身体有灵气滋染,底子好些,那个想要替她挡刀的姑娘更惨,呜哇一口大血喷了出来。

这他妈的,真是想骂都骂不出口。

而那最后一个人也学了顾益攻势不停的路数,还未等他从地上爬起便又提刀来攻。

来不及管伤势,顾益立即腾挪躲开,他不能再接招儿了,只能先避一会儿。

啪!

连续躲避之后,顾益一下把剑插在地上。

或许是他一直出奇招,令对方略有忌惮,一见此状,于是便停手了。

“你们到底为什么抓我?”

“不敢!是我家主人想请先生。”

顾益忍着痛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你在,说尼玛呢!”

这是争取时间,陈伯笑了笑,“临阵经验,的确是丰富。”

和仙不解,只是觉得说的对,看来这讨人厌的家伙还蛮厉害的。

也没多久,说了一句话,喘匀了几口气,顾益再提剑。

他的姿势变了,整个人跃向空中,扫、劈、拨、刺……人似出现了几道幻影,画出数道优美的剑招。

“高山剑势!如凌绝顶,如吞山河!”

陈伯看着眼睛放光,“剑势极美!我当助之!”

他飞跃空中以灵气加注,顿时剑势大盛!

地面上的最后一男一女面庞中满是震惊之色。

“此剑不可小觑,你我二人合力!”

独眼男双手握刀,身上绿色的光芒陡然耀眼,女子的刀则横与身前,双手连续交叉捏出美妙的手势。

“顾公子!就是此时!”

黄色的剑势,绿色的刀势在此刻轰然相撞!

砰!

高音刺耳,声不能闻!

顾益被刀势波及到,身体又遭一伤,一道刀伤,割在了他的大腿上,而且直到现在的战斗令他体能下降的很快,也无力保持站立,倒了下去。

另外一边,一男一女也未能从剑势中幸免。

区别在于,那不是一剑。

“呼,呼……”顾益缓了缓,正勉强着起身。

而在其前方,陈伯看着那一男一女身上的伤口,默然,不语。

顾益中了刀。

对方中了剑。

区别在于,那一招剑势所留下的伤口有十几道那么多!

不止如此,附近的树木、草石皆有剑痕!

“竟然……竟然有这样的剑法!”陈伯的脑海里回想着顾益在施展高山剑势时的剑招,他双拳紧握,甚至有些微微颤抖。

不知是兴奋,还是觉得恐惧。

顾益拖着受伤的腿走上前,气喘着问:“还活着吧?”

“你把人砍成这样,还指望人活着?”

“还活着。”顾益看到独眼男的眉头在皱,他走过去,再问一遍,“说,到底为什么抓我?”

战斗似乎结束了,和仙也跳下了马车一路跑过来。

陈伯讲:“你这样很难问出来吧?”

“说出来,我不杀你。”顾益像没听到劝。

“冒犯……先生,死不足惜!”

“是个汉子。”顾益去找那女子,有些残忍的是,脸都给割花了,“为什么抓我,说出来我不杀你!不说,我扒了你的衣服,挂在马车上去庐阳!”

陈伯嘴角一抖,本以为这个书生模样的公子只是稳重之余偶尔调皮,没想到行事风格也很特立独行。

女人已经相当虚弱,多个伤口出血,模样有些可怕。

“因,因为……你是,从四石……四石龙门阵中……走出的……少年……”

声音极小,但听在和仙和陈伯的心里却是轰的一声!

而那边受伤的姑娘听闻忽然之间开始以受伤之躯不停跪拜!

就连陈伯这个修行者,都退了半步。

目光全部都集中在那个看似平凡的少年身上……

顾益也有些意外,这……你随便弄个理由都行啊,

讲出这种话叫我怎么圆?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